饭团

这里饭团

写出来的东西都很自我理解注意

在努力的成为一个能让别人看了自己的文之后很幸福的人

余生幸运遇见你

(菊耀)劫(回忆梗/重发)

C1
重发,改了些许字词
已完结
本田菊躺在一如既往柔软的榻榻米上,榻榻米上传来的淡淡的米香味竟让他有点头昏,耳边传来的蝉鸣一阵阵的持续着,那些恬燥的叫声并不会因为在夜晚而稍微轻缓一会,反而是叫的越加强烈了。蝉鸣在屋内渐渐回荡缠绕,丝丝缕缕的热风从窗外传来,将蝉鸣冲荡的一无剩余。屋内老旧的电风扇在闷热的情况下摄出微风。夏天的来临,让一切都染上了一层枯燥。
本田菊吃力地张开眼睛,眼睛失神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眼前所见之物都带上了一层光晕,
黄昏昏的,迷迷糊糊的看的不真切,睫毛还搭在眼皮上,硬是将眼睛挤出几滴生理眼泪,顺着眼,眼角上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头也昏涨的不像样子,本田菊硬撑着身体将自己坐起来,渐渐沥沥的汗已将和服大半湿润。对于这种情况,本田菊心中是有半点疑惑半点诧异,自己其实并不是一个睡眠不好的人,即使在昏热的夏天,一般都是工作到半夜,一靠在枕头上便会进入睡眠,一夜也不会醒来。像今天这种情况,是从未发生过的。心中不免有些不安和紧张,但在这沉重的脑海中,所有思绪也混沌不清,只能闭上眼睛。在朦胧和混沌之中,看见一缕淡红,那红,淡的如轻薄的纱衣,又似如窗外那一株樱树,花瓣分分离离,渐疏渐合,将庭院和条都铺上一层淡红,温润而不烦躁,像极了那人的笑容。是否也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惋惜。那笑容,能让人回想起许多,回想那难忘的往事,那些短暂的曾经,像电影一幕幕的在脑海中回放,快乐的和难过的悲喜交加。过去,却回不来。本田菊愈加愈感到困倦,感到茫然,一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紧张和疲倦。思绪已将他带向梦中,
他无力再去思考,再去想象。
不知是多久以前。久得就像是淡黄的宣纸,字迹被模的看不透彻,只记得他坐在樱树下,那满樱花的青石路,阳光如骅骝逡巡独步,樱花片片飘落,仿佛落雪纷纷而下。坐在那古老的八重樱下,仰头看那落樱,便想到:每瓣樱花中,都含着一株嫩黄色的花蕾,衬着那粉白的花瓣越显越娇嫩。可是,那时的自己,眼里朦着一层无知,倒是又能看透多少呢。啊,对了那时身边还有他。他陪在自己身边,坐在庭院中,共听那竹响的轻语,共看那眼前池子里的随意游动的游鱼,鱼身上披着一层淡色的红鳞,在阳光的映射下格外刺眼。
王耀,轻念这个名字,口齿间还有些含糊不清,念出来的字干燥不堪,而那个人只是淡然一笑“要叫大哥啊.”眉眼一如那嶙峋的阳光。
那个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带着一份刚劲和一份不服输的气质的王耀。那时的他,并无把头发规矩的用发髻固定好,反而散乱在肩上。男人散发并不好看,特别是在夏天,可是,王耀貌似是个例外,青黑色的发丝缠在肩上,恰好遮住了细瘦的脖颈,身上披着红色的长袖,宽大的
袖套将手指所覆盖,倒是也以免受到阳光的凌略。他喜欢看王耀的眼神。往常的眼神一般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是带着些不倦和不服输的。可,今天的眼神貌似有些不一样,那是怎样一种空寂的眼神,貌似是一口枯井,枯燥而无生气,就算是满天星辰落下也不会起什么变化,枯燥而无生气。是在回忆过去呢,还是在轻声叹息呢,本田菊不知道。他捧着一杯刚泡好的热茶,茶叶在水中起起伏伏,就如他那一颗躁动伏起
的心,怎样也无法安静下来。本田菊注意到了那寂寥,轻扯着王耀的衣角,细嫩小心的力度并未让王耀察觉到。本田菊也没有加大力度,就那样扯着,手心包裹着那纤细的布料,不知怎么的就有一种理不清的感觉。待王耀注意到时,本田菊的手心里早已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但却不愿意松开。王耀轻抚过本田菊的发丝,黑色的发丝还带着些小孩子的柔软,但不知不觉中,已添上了几根硬朗的发丝。轻理过那发丝,眉目间不经带上几缕温柔绵意,这孩子,不知不觉间长大了呢,“怎么了,小菊,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那一贯温柔的话语,本田菊听着不禁有些动容,转过头,仅看到王耀那温润的笑颜,心中竟略过一丝不快意与难受。本田菊开始想起王耀的笑容,那笑容,宛如一个温玉,从未经过打磨的那种,光洁而柔软,不带一丝角质和污秽,本田菊将眼神对上王耀的眼神,孩子的眼神总是清秀的,那两汪清水似的眼珠,虽然总是淡淡的看人,却有说不出的明澈。如今却带上了一丝怒意,正像荆棘丛中的一堆火。王耀不禁愣了一下,不禁躲开了他的眼神,这眼神太过清澈纯明,可以直直的看进人心里面。那潮湿的黑眼睛,看得人心悸。本田菊已然看到了王耀眼中的躲避,也移开了自己的眼神,问出了自己想问的问题“大哥,你说像这样子的生活还能持续多久呢。”平
淡的话语悄然落下,却如同在平静的湖面激起一阵涟漪。本田菊的眼神依旧平视前方,眼里盈着淡淡的灰意。王耀稍微愣了一下,心里硬是没想到本田菊会道出这样一番话来,毕竟他从小,不,应该是从王耀将他带回家的那一刻起,本田菊就一直生活在和平之中,应该对和平与战争之间的界限模糊了才对啊。王耀心里不禁蔓延出一丝疑惑,渐渐膨胀开来。但看到本田菊的眼神时,他就将心里的疑惑放下了,那眼神,是一种纯粹的疑惑,更或是一种担忧,也或许有些悲伤,王耀没有去想太多,并不是王耀不精明,只是那时的王耀,低估了本田菊罢了,或是说太信任他罢了,一时间,空气渐渐缄默起来,本田菊并没有去问个究竟,见王耀不回答也只是将眼神默默地看向了那在阳光直射下越发越清澈的池塘,几条红鲤貌似不受着夏日酷热的影响,依旧像平常那样抢夺着刚撒下的鱼食,第一眼看上去倒像一副淡然的风水画。平常也是这样,每次与王耀同坐在这里,同欣赏这池塘的时候,心中总是充满了淡然自然之情的。但今天,不知怎么,竟看出一种悲凉之情来。本田菊轻微低下了头,但愿是自己看错了,不管怎么样,也是不可能看出一种悲凉之情的,心中不再想更多。而是稍微看了一眼一直被忽略在手中的茶,热水已凉,没有了热水支撑的茶叶,就如同没有了灵魂了人类一样,即使外貌毫无变化,本质也已经缺失变质了。本田菊不愿让这气氛,就这样沉重下去。就轻声说到:“大哥,茶水凉了,在下再去泡一壶来。”话音在寂寥的空气中飘忽了一会儿就消失了。“知道了,小菊快点回来吧,不要被湾湾发现了。”王耀躺平在榻榻米上,闭上眼,语气中倒是一股疲惫,夏天总是个催睡的季节。周围的空气一下又寂静了起来,只能听见流水冲击石头的声音,只此,并无其他。当本田菊回来时,只看见王耀躺在榻榻米上,细密的发丝散乱在肩旁,但是却从未有一根打过结。眼睛轻微的闭上,屋檐刚好帮挡住了一部分阳光,呼吸稳定,已是很少见到这种场景了,本田菊不经轻笑,嘴角弯起淡淡的弧度,他将薄被轻盖在王耀身上。本田菊捧着刚泡好的热茶,1.茶叶如青螺入水,旋转着飞速下沉。这时叶芽伸展,茸毛轻舒,一旗一枪,嫩绿透亮,姿态极其动人。轻抿一口,只觉得满口生津,
本田菊顺着八重樱望上去,已是落花时节,能看到花瓣分分离离,落满一地,有几瓣硬是缠绕在树上,再往上看,就只能看到一成不变的天空,时不时有几只鸟飞过,衬的这天空越显越闷,蓝的令人难受,就像无尽头的恐惧一样。本田菊只得叹了一口气,他似乎能预料到硝烟在远方冒起,染红了半片天空。远处传来几只鸟的叫声,辽阔的天地仿佛只剩下它们的叫声罢了,在这片大地上,它们又能留下什么呢。空虚罢了。池塘里的水流淌着,像是什么都带走了,却空流悲伤。
-------------TBC-----------
1.引用了青螺里的句子

评论
热度 ( 4 )

© 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