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

这里饭团

写出来的东西都很自我理解注意

在努力的成为一个能让别人看了自己的文之后很幸福的人

余生幸运遇见你

(菊耀)劫(回忆梗/重发)

C2
一二章节文风有差异,请选择性阅读
醒了。。。又或还是梦。。
本田菊睁开了还干涩的眼睛,眼前所见的依旧是是那熟悉的场景,刚才所见的是回忆,多久前的?不记得了,貌似记忆早已缺失一角,轻轻直起身的坐起来,刚感到干渴想去倒杯水喝。却感到眼前一片昏黑,头猛烈的一阵剧痛。神经末梢正在微微阵痛着。脑海里一片思绪却理不清,像浆糊一样蜷曲着,令人作呕。本田菊瘫软在被子上,轻喘几口气才平息下来。他用手指缠住被子的一角,当头脑开始冷静下来后,听到了外面的雨声。雨声并不大。就那样轻敲在窗户上,细密的雨珠顺着窗玻璃滑下,仅留下一道湿润的雨痕,雨的气息蔓延到了屋里,湿润了屋里干燥的空气,气息延复加长。窗外的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在雨的映衬下又显昏暗。本田菊似被环境所感染,脑中的思绪渐渐清晰。他想起以前自己真爱墨,那浅浅的墨痕,在昏黄的宣纸上渲开,留下轻轻一划。“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这是他学会的第一首诗,大概也是最后一首。这是王耀一笔一划教他的,修长又有软劲的手指轻握着毛笔的样子分外好看。那一笔一划,如宁静、安祥、隽永、深沉混合的清水,浇灌在内心喧嚣焦灼干裂的土地上,让那些成长的幼苗,不急不燥不卑不亢的生长着。这是他和王耀的生活。没有再多去幻想,一切自有生活安排。平平淡淡,不需要再添加任何东西。他们之间如劫,如辉,这应该就是他们生为国家意识体的生活。明明不只这些,这些不该是永远。
他们仅仅作为国家意识体,唯一的情感便是对国家对人民的情感,所形成的责任感,除此之外,不该有其他。本田菊其实内心很明白,他们必须为了人民的意识,政府的意识,去做一些能够扯上硝烟的战争,而无法为了暂时的和平和个人的意识做出牺牲。他深刻所记这一点,不管是那一场战争也好,还是那一刀也罢,有可能有过些许挣扎又或是反抗,最终还是要妥协,因为责任,或是因为身份,在外也好,在内也好,他别无自己的想法,只好是为了国民好的就可以,如果这是他们所期待的永远,那去做又有何妨,永远,还是永远。
本田菊突然感觉孤独,那种深刻入心的孤独,将自己隔起一座高墙,不知道是与谁之间的,可能与谁都是,沉溺孤独该是孤独之道吧,就像在沼泽里越是挣扎陷得越深,而这种挣所终是徒劳的,无力的,无法依靠的。
他在依靠孤独,又在依靠回忆,他发现自己不断的在回想起以前,那段平和有他的岁月,淡然而美好,即使遗失的回忆、已无处可寻,但正是因为想要回归,想尽办法挽回所有,却找不到重归于好的理由。再不想多说什么,一切的一切自己回忆就可。
即使,最后还是落得空虚一场
灯暗了,房间瞬时昏暗下来,依旧只能挺能听见窗外聒噪的蝉鸣,以及那从窗里映射进来的淡淡光辉。
天还是亮了。
===============END======================
第一次尝试超短篇文章,虽然以前也一直在写短篇,但是全是坑,这次想到了比较烂的回忆梗,就当拜吧作好了,个人感觉表达十分混乱,还求轻喷,我想表达的无非就是国家意识体所背负的责任负担感过于严重,导致无法产生个人的想法,有点莫名其妙,全篇就才四千多字,大家就当看看小品文好了。

评论
热度 ( 1 )

© 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