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

这里饭团

写出来的东西都很自我理解注意

在努力的成为一个能让别人看了自己的文之后很幸福的人

余生幸运遇见你

吻(雷卡 雷总生贺 日常 段子 爱情描写有)

已交往设定
我爱他们
我就想写短篇小甜饼其实没什么生贺感觉
这个月以后不怎么产雷卡粮了
大量的卡米尔描写x
赶出来的  ooc 文笔渣  不喜骨科谈恋爱慎入

卡米尔睡着了
一边在这样的下午卡米尔都是窝在雷狮怀里吃甜品的,他不太喜欢面对过于炫目的阳光,和对付那些在光线里飘来浮去的灰尘粒子,可是今天竟然很意外的靠在餐桌旁皮质的椅子上睡着了,他还没完全睡熟,眼睛微微的闭着,半长的睫毛轻轻的扫过皮肤,留下浅浅的阴影,下午明艳的阳发出的光及其温度刚刚好构成一个人嗜睡的因素。他的围巾不知道何时被谁解掉了,露出在嶙峋的光线中显得格外娇嫩白皙的脖颈,上面还有露出些点点红痕,是昨天晚上的成果。家里没有什么人, 一切都是无声的,除了他微弱的鼻息和轻轻的吸气声。桌子上特意为他摆放的甜食并没有留下什么,瓷做的盘子上还剩下一些奶油的余韵。雷狮尽量的放轻脚步的走过去,他开始庆幸在这个平静的下午吵闹的佩利并不在这喧嚣,没有打扰这异常美好却又很少见的画面。
他有点怕对方继续睡在着只会着凉,于是轻手轻脚的把对方从椅子里轻抱起来,只觉得手里仅仅只是多了一点类似棉花的轻柔触感,意外的有点轻,他第一反应想,不知道卡米尔从小到大吃的甜食都到哪去了,对方因为位置的突然变动,轻轻的颤动了一下,有点不安分的在雷狮怀里晃动了一下手臂,嘟囔着一些呜咽一样的气音,却在嗅到熟稔的味道之后安静了下来,伸出手握住雷狮的指尖才安稳下来,他的指尖温暖 柔软,甚至带有活力,雷狮感觉自己的心也是像被揪紧一样搏动着,他看着平时根本不会怎么撒娇甚至都不怎么坦诚的表弟,轻叹了一口气,揉开他那凌乱的额发,轻吻了一下,想着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未必不好。
雷狮几乎是用手腕的力量强行撞开房门的,他不知道在昨晚的宴会上佩利和帕洛斯两个人到底疯了多久,先不论这些堆积在门口一箱一箱的有些还没开封的杂物,连床上都堆满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放那不知道放了多久都已经沉灰了的木质盒子,甚至还能从中看到避孕套的影子。
雷狮懒得叫嚣些什么了,他将卡米尔放到房间上唯一还能睡人的白色沙发上,想着这破烂摊子要是被卡米尔看见了,想必接下来的一个月也只能在粥里度过。
他用指腹轻轻抚过对方脸上今早上因为迷糊不小心磕到的红痕,那红痕在白皙的脸上显得格外明显,甚至还有些泛青。他理了理对方蹭的有些凌乱的头发,想着对方果然不管怎么样也最终只是个孩子,他也一直努力的接受着自己对他的明显有些过大的期望,也从没有说什么过于任性和不的话。想必当初自己也是这样,仅仅是望进那湛蓝的闪着点点眸光的眼瞳,就将他拉出了那黑暗的无边的世界。他知道,正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区别和不同,他才愿意追随自己,自己才能被他的温柔和细腻所吸引,直至现在,甚至以后。
雷狮没说什么了,他不愿意打扰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美好的时光,他轻轻的吻了吻对方在换季时节里略显干燥的上唇,看着快要融进光里的温柔的炫目光景,回握住他的手。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饭团 | Powered by LOFTER